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参考信息

国企混改加速落地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望再奏强音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  在社会资本的进入和国企效率的提升预期下,资本市场将进一步为国改、混改提供空间,而国企改革也有望在资本市场中酝酿更多投资机会。

  作为资本市场的关注重点,国企改革的脚步远未休止。

  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就指出,“推进央企股份制改革,引入社会资本实现股权多元化。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。”而对于正在召开的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有不少卖方机构也预期国企改革仍将成为来年经济工作的重要部分。

  事实上,近期国资改革的速度已在悄然加快。12月18日,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,重点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持续推进,目前第三批混改试点企业的实施方案正在加紧制定当中。

  分析人士指出,在社会资本的进入和国企效率的提升预期下,资本市场将进一步为国改、混改提供空间,而国企改革也有望在资本市场中酝酿更多投资机会。

  国改持续推进之逻辑

  不断落地的国企改革正在取得更多阶段性进展。

  12月19日,人民日报援引国资委有关人士表示,目前央企层面的公司制改革方案已全部批复完成,而各省国资企业的改制率已达95.8%。

  另一方面,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在稳妥实施,其中中央企业中已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企业户数占比68.9%。此外,国资委副秘书长彭华岗15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,目前第三批混改试点名单已经确定,共31家,其中中央企业子企业10家,地方国有企业21家。

  多重信号频出下,业内人士预期国企改革仍将成为2018年经济工作的一部分。

  “国企改革仍然是改革的重中之重。”申万宏源证券表示,“预计2018年国企混改有望进一步拓展至石油、交运等领域,此外电力、煤炭、钢铁等领域的重组也值得关注。”

  12月19日,一位接近山西国资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资本市场正在成为国企改革的重要载体,但对央企和地方国企而言,其利用资本市场完成改革的路径也有所差别。

  “央企的国资改革更多是引入社会资本来实现效率提升,典型的案例就是中国联通。”上述接近山西国资人士表示,“地方国资则表现为集团公司、关联公司的资产注入,以进一步提高地方国资的证券化率。”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,在北京、山西、四川等不少于7个省市地区今年至今出台的国有企业改革文件中,均有涉及提高地方国有企业证券化率的目标。例如四川国资委就表示力争2020年底,国有企业证券化率不低于3成。

  “提高证券化率一方面能够实现国有资产的公允价值浮盈,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,另一方面能够利用资本市场规范治理结构,提升效率改善经营。”上海一位投行保代表示。

  另有分析人士指出,由于当下经济去杠杆需求仍然存在,而作为杠杆率较高的领域,国企改革持续推动符合预期。

  据国泰君安证券统计,截至2017年10月,央企整体资产负债率68.1%,高于地方国企的63.7%,而民企资产负债率最低则为51.4%。

  “混改是国改的重要方式,国企一方面存在机制改革、股权结构改革需要,但在降杠杆的目标下,混改同样重要;引入权益资本能够降低国企财务杠杆,平抑金融风险。”华东一家大型券商策略分析师认为。

  投资机会再现

  “一些国有企业还能通过这种方式减少股权层级,提高决策效率。”上述投行保代表示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类似的改革目标已被部分国企重组项目所体现。

  以刚刚过会不久的北京国资旗下王府井并购母公司王府井国际为例,该项目就成为了通过控股公司注入,实现决策层级优化的典型样本。

  在此次重组前,王府井的股东决策长达四层,即上级股东依次为王府井国际、王府井东安集团、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和北京国资委;而重组完成后,上述层级缩减为三层。

  “收购母公司将进一步减少北京国资委与公司之间的决策层级,提升股东的决策权限和决策效率,优化公司的治理结构。”王府井方面坦言。

  今年以来与王府井类似的地方国资整体上市也并不鲜见,例如今年安徽水利(600502.SH)吸收合并控股股东安徽建工集团有限公司、华光股份吸收合并控股股东无锡国联环保能源集团有限公司,均是国有企业在减少股东层级上所开展的运作。

  另一方面,以中国联通为代表的央企混改运作也被业内所预期。

  “除了中国联通外,不排除会有更多央企混改项目也处于酝酿状态。”前述策略分析师表示。

  “从中国联通的案例看,可以提前押注一些有可能引入社会资本的央企标的,但在方案确定之后再投资就会比较被动。”北京一家中小私募机构合伙人表示,“央企的盘子比较大,市场利好容易被消化;从长线角度看,仍然要关注央企的混改能够产生怎样的业务协同效果,是否真的有助于公司业绩提升等因素。”

  中国联通发布混改方案以来,其股价在两个涨停后便震荡下行。截至12月19日,中国联通股价较混改停牌日已累计下跌达10.17%。

  除国资重组预期本身外,国有企业潜在承担的高分红等可能性同样被卖方机构所关注。

  “我们认为后续高分红或将成为监管层的关注重点之一,而国企或将率先承担重任,通过完善分红机制为投资者带来实质性利好。”兴业证券策略团队表示。